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, 2011

怪夢連連之二

我先聲明,我真的不想參加春酒的歌唱大賽!

在夢裡我很不幸的過了春酒歌唱大賽的初賽,要參加決賽。春酒的場地像是國家歌劇院的布局,舞台在高挑的三樓,黑色的 venue 搭配高雅的紅色絲絨,整個場合搞得好像頒獎典禮。

“什麼,我有進決賽?我是第幾個?我選了什麼歌?” 我像是一個臨時代打的 B 咖一樣,完全不知道狀況。搞了半天搞不清楚狀況,索性自己選歌好了。"我不想唱歌,我想拉小提琴"。夢裡的我這麼決定。也不知道哪裡搞到了一個小提琴,想說大概還有一個小時才輪到我,去找 Michael 學幾個基本的和弦吧。找了半天沒找到,時間一分一秒的逼近,我改變主意:”那我來自拉自唱個聽海好了"。(夢裡的我是不知道拉小提琴的時候頭是歪的,不能唱歌的嗎?唉)結果 Michael 是找到了,但是我發現我的小提琴弦全斷了! Michael 居然又變出一個小提琴給我,但是還沒來得及請他教我,我就被叫上三樓準備了。

上了三樓我想,完蛋啦。小提琴也不會拉,那我要上台做什麼?這時候我看到 Gloria 在對我招手,她在三樓有一整排 VIP 座位(還是紅色絲絨的高級座位)給他的英文課學生坐的,但是居然是我的高中同學坐在那邊(而且也沒坐滿),所以他邀請我跟他們坐。春酒的節目進行著,下一個節目是男女對唱一眼瞬間。兩位表演者唱著唱著開始往我們這邊走過來,男演唱者突然面露乞求的眼色問我要不要唱?啊,這不是你的節目嗎?怎麼會要觀眾代唱?我還在猶豫的時候,高中同學 C 就熊熊把女生的麥克風拿了過去,我心想"C妳不是五音不全嗎?難不成你進步了?"好吧那就唱吧。結果整個 Hamber 的同學全部上台了變成了大合唱,但是果然唱的很爛,我聲音完全出不來,唱錯一句詞(其實是因為我不記得詞,然後同事 Jeff 提詞 提錯了),合音合的亂七八糟,結尾落拍,最後音樂還沒了!我又不是在演 Burlesque 幹麼這樣懲罰我們啊!

唱完了嚇死人的一眼瞬間,我又被叫去排隊准備上場參加比賽。完了.....

怪夢連連之一

很久沒做夢了,最近兩天連續做了兩個超長篇的夢,如同往常的奇怪。

世界末日到了,太陽要撞上地球,你需要一些特定的裝備,並躲在特定的地方才能存活。我是一個壞人(為什麼?夢不是我決定的嗎?為什麼我是壞人),負責拖延人民的時間不讓他們即時的趕到安全的地方,並把他們的裝備偷走或弄壞。太陽一秒秒的逼近,我的任務也接近尾聲,回頭一看,咦,怎麼我的一群朋友還在這邊?什麼裝備也沒有?而且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?

天空越來越亮了,場景轉移到一個老舊的法式飯店裡面。朋友們在陽台聊天,我一個人在客廳不知道怎麼辦。“啊打個電話回家好了”。我媽接起了電話:”爸不知道去哪裡了,我去找一下“ 電話的那頭就沒了聲音。眼看太陽越來越逼近,越來越大(理論上太陽還沒撞到地球我們就燒焦了,也早就大到看不到了,我在夢裡的物理真的有夠爛),我突然想到可以躲到這棟飯店的地下室!於是我叫 J 去叫其他的朋友一起逃跑,J走了之後又是久久沒回來,電話的那頭也沒有聲音。就在這時,火紅的太陽落入地平線,天空一片黑暗。我知道撞上了。

來不及了,我一個人衝出房間跑到昏暗的走道上。還沒來得及跑,一陣天搖地動,我在走道上靠著牆壁勉強站立著,看著走道盡頭的樓梯間傳來異常的光亮......鬧鍾就響了。

壞的開始

新年第一個工作天就發生可怕的事情.

話說我早上在加州運動完洗完澡,正在吹頭的時候,旁邊一個40出頭,身形猥瑣的人對我說起話來:

人:你變胖了喔.
我:蛤?
人:你變胖了喔.
我:..... 嗯.
(沉默地吹頭)

人:你背有洗乾淨嗎? 我:有.(有吧?難不成有鼻屎黏到背上了) 人:我可以幫你擦背.(天啊原來是這個意思) 我:不用了謝謝.(惡靈退散吧你) 人:所以你有75公斤嗎?(我聽成你在趨勢嗎,馬上冒冷汗假裝沒聽見) (沉默地吹頭) 人:所以你有75公斤嗎? 我:嗯. (面無表情地吹頭) 人:你是做什麼的? (假裝沒聽到) (面無表情地吹頭)
那個人才走.
真是令人毛骨悚然.....

2011 新年計劃

雖然每年的計劃都趕不上變化,但是也是要有計劃才可以變是吧!

Here go!


去馬爾代夫Get/Make a challenging and inspiring jobBe healthy學會看台股Enjoy music aga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