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, 2011

花開花謝之科莫

我跟他是在酒吧認識的。那天朋友在酒吧慶祝生日,我們喝了一杯酒之後,幾個人約了去舞池跳舞,但是一個人遲遲不來,所以我決定先去上個廁所。前往廁所的路上自然是風光旖旎,少不了和路人眉來眼去,我也不以為意。上完廁所回座位的路上,我走著走著,突然感覺手被握了一下,我一回頭,看到一個長相清秀的大男孩。“哇,老子這輩子可是第一次被偷牽手咧!”心裡一陣五味雜陳,不知所云之後,我對他笑了一下,就回去座位上了,忘了這回事。

一直到我們一群人進了舞池,這個小朋友還一直跟在後面。我跳了兩下,覺得一直被盯著很不舒服,於是我跟我朋友說:“剛才那個人還在旁邊,我去跟他講兩句話打發他走,免的他一直看著我不舒服”,於是我走向前。

男孩:“你是什麼星座的?”
我:“.....啊?“
男孩:“我說(音量加大),你是什麼星座的?”

我:“.....額....處女座。“
(中間講什麼忘了,反正看開頭就知道....) 後來互相留了電話,偶爾傳傳簡訊,才知道他是一個想紅的幕後詞曲創作者。
之後吃過一次飯,細節省略。
一天我感冒了。他堅持來看我,帶了藥強迫我吃掉(後來經我的身體和牡丹神醫證實,這藥一點用都沒有)。然後我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。然後他做了兩件令人凋謝的事情。
第一,他一直在對我唱歌。 基於他想努力走幕前的關係,我實在很不想潑他冷水,我也沒有立場指導他的唱腔,但是 HONESTLY, 如果你不能唱的像俊宇或是 Gloria, 你實在沒辦法 impress me.
第二,他堅持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。 你可以這麼想,但是你不用跟我講!尤其是在我提過之前有人因此被我封鎖之後,你還繼續講不停...
花謝。